东方神起团饭,cp允在米秀楼诚

我们结婚了(楼诚)20

冬至这天大概是明楼最圆满的时刻,明诚让他过了一个惊喜难以忘记的生日。餐后依旧是明楼洗碗,明诚帮忙整理桌子上的垃圾,外面的阳光刚刚好,明诚在厨房的另一边泡茶:“大哥,今天天气不错,我们去庭院里面坐坐吧,我在外面等你,洗好碗过来啊。”明楼往明诚那边看去:“好,你去外面等我。”
明诚端着放着茶壶和杯子的托盘往庭院走去,虽然是冬天,不过今天的天气刚好,晴朗无风,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。明诚把托盘放到桌子上,然后在一旁的椅子上落座。
明楼不一会也出来了,明诚笑着挥手:“大哥,快过来。”明楼快步走到明诚身边,在明诚旁边的椅子上落座,明诚把倒扣在托盘上的杯子拿起,倒入茶水,明楼一闻:“是大麦茶。”“对啊,鼻子很灵啊,明老师。”明诚调侃到,“中午吃的多,消化一下。”
明楼听着明诚以调侃的口吻叫出的明老师,深感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地位了,阿诚都以下犯上了啊,但是感觉怎么那么开心呢。喝一口明诚倒的大麦茶,明楼舒服的吐口气。阳光暖暖的照在面带微笑的两人身上,仿佛给他们镀了成光,一方小天地里,只有两人,气氛温馨也让人无法插入。
到了晚上,明楼躺在床上,明诚洗漱完毕从卫生间出来,走到明楼旁边:“大哥,我给你按摩,翻过去躺着。”“是不是只有我生日才有这待遇啊。”明楼调笑到,然后转身躺着,明诚坐到明楼腰间,轻拍明楼的背:“当然不是,平时也可以按摩的。”
然后开始缓缓的给明楼按摩,明楼很舒服,拍戏的劳累都被消除了:“那以后阿诚要天天给我按。”明诚手一顿:“你想累死我啊。”明楼埋在枕头里,发出低低的笑声。
等按摩完毕,明诚坐到床边,拉开抽屉,拿出一个盒子,拍拍明楼然后递给了他,明楼有点疑惑:“这是什么?”“生日礼物啊。”明诚撇眼,明楼微笑着打开盒子,是一只手表,简约大方的款式,表盘是黑色的,里面镶着两颗小钻。“还有一只在我这里,喏。”
明楼抬眼看,明诚的手上有一块一样的表,只是表盘的颜色是白色,明楼看向明诚,果然耳朵又红了,看来是情侣表啊,明楼决定以后都要带这支手表。
“我很喜欢,阿诚。”明楼慢条斯理的说到,“以后我会一直带着。”明诚听后微微笑,把手表放到一旁,明诚上床准备睡觉,明楼觉得这个发展不太对啊,不是应该再说些话的吗,怎么就睡了。
明楼还想把明诚叫起来一起聊天,低头看见明诚已经睡熟了,看来今天准备的很累啊,明楼有点心疼,把明诚放在被子外的双手放进被子里,又弄了弄被子,明楼关上灯,也睡下了。
第二天两人没有拍摄计划,所以不用太早起,差不多到8:30的时候,明诚醒过来,看看时间,稍微伸伸懒腰,然后坐起身,推着明楼:“大哥,该起床了。”
明楼本来还有些迷糊,明诚推了后,清醒了,明诚看明楼差不多醒了,就先去洗漱,今天没什么事情,两人要各自回趟家。明诚弄好后下楼弄早餐,等明楼下楼的时候,早餐已经好了。
吃完后,明楼先送明诚回家,到了明诚家门口,明楼对明诚说:“要回去的时候,打电话给我,我来接你。”明诚转头看向明楼: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。”明楼听后转过头严肃的盯着明诚,明诚受不了,只好点点头,然后下车看着明楼开车走后,才进了公寓。
明楼回家后,发现大姐和明台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见他进来后,直直的盯着他,明楼有些疑惑,笑着走到沙发旁坐下:“大姐,今天怎么不出去和苏医生逛逛?”明镜用手点点明楼:“今天有事问你,老实回答。”明台在一旁挤眉弄眼,明楼咳咳一声,明台立即正襟危坐,明楼笑着对大姐说:“大姐要问什么,明楼自然是老实回答的。”
明镜撇眼看明楼:“你是我弟弟,我还不知道你。”“大姐既然知道,就不用问了。”明楼笑着回到,明镜被噎住,“大姐只要知道等我确定了,一定会告知大姐。”明镜听后,叹口气:“我是拿你没办法,你自己知道就好。”然后起身上楼去了,明楼笑笑,也起身回自己的房间。
明台本来还以为大姐会审问大哥,没想到就这么过去了,明台有点懵逼,见明楼回房了,明台赶紧起来跟上自家大哥:“大哥大哥,问你点事。”明楼转身看向明台,明台一个急刹车:“大哥,停的时候能不能说一声。”“不能。”明楼说到,“想问什么,于曼丽是吧。”明台呆住:“哥,你怎么知道啊。”明楼只是笑笑,心想你那点心思,我这个当哥的还不知道。
明台谄媚的对着自己大哥笑:“哥,你知道,就告诉我怎么做呗。”明楼哼一声:“怎么做还用我教你,你不是挺会的。”明台赶紧摆摆手,表示那不一样,明楼抬眼看他:“按平时的去做,别太给人家姑娘负担了。”“就这样?”“那还能哪样,出去。”明楼摆手,明台瘪嘴然后就出去了。
tbc……

评论(3)
热度(134)

© 靖王才是真绝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