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神起团饭,cp允在米秀楼诚

就是大姐的想法(楼诚)

以大姐的视角

﹉﹉﹉﹉﹉

当父母双双离世,明家的担子已经在我的身上,年纪轻轻挑起明家,有的时候我也觉得累,直到明台和阿诚的到来,我才感觉生活有了色彩。而两个小孩,我并没有精力,明楼这个时候出来说他来带阿诚,其实我很讶异,因为没想到这么一个怕麻烦的明楼竟然决定带一个小孩,但是我也因此松了一口气。以至于后来明楼跪在我面前恳求我的原谅,要和阿诚以爱人的身份一直生活下去时,我并没有感觉很震惊,也许从明楼初见阿诚时的决定让我有了本该如此的感觉。对于明楼,我是爱之深责之切,对于明台,我是含在口里怕化了,而对于阿诚,我是怜惜又珍爱。幼时遭遇可怕的经历,来到明家时的胆怯与恐惧,我不知道如何去对待这样的他。看着阿诚一天比一天优秀,一天比一天开朗,我是欣慰的,这个孩子本该如此成长。明楼用心的教育他,将他培养成必不可缺的人才,俩个人如此契合,也许是前世的缘分,今生再续前缘。我并不想将他们拆散,也不愿明楼只是因为一时的而辜负阿诚。在阿诚来到明家的第一天,我就希望阿诚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,我怕他因为恩情而勉强答应与明楼一起,这不是我想看到的。也许阿诚明白我的顾虑,所以他在我面前坚定的说明他对明楼的爱时,我心里已经答应了他们在一起。在外面,我代表明家脸面,不愿别人因为我是女人而看低我,一直以强硬的性格对待外人,在家中,我却是柔软的。明台只要不犯大错,我便舍不得责骂他,明楼虽一直带有我的期望成长,我却希望他还是有自己最想要的生活。挑明后,明楼便不再遮掩,明台一直问我为什么阿诚哥不能和他一起睡觉,我只说你应该学会独立,明台不服,嚷嚷着为什么大哥可以和阿诚哥一起睡。我无法回答,明台气冲冲的走了。我不知道怎么去向明台解释,不虽然早晚明台会知道,但是我还不想这么早让他知道,怪只怪那个胡乱吃醋的明大少爷。第二天阿诚奇怪的走姿让我不禁瞪了明楼一眼,明台的问话让我恨不得拿起家法抽一顿明楼,明楼却在一旁得意的笑。看来我要整肃家风,至少要先教育一下得意忘形的明家大少爷了。

﹉﹉﹉﹉

个人想法而已


评论
热度(35)

© 靖王才是真绝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